12月4日,星期三。對於華師附中國際部高二學生劉森來說,有點煩。他和組員們要完成一個演講,分析中國一門由盛轉衰的體育傳統文化,周末要考SAT-2(專科考試),還要準備期末考試。
  也是在同一天,跟劉森同年級的陳欣怡覺得這是一周中過得最輕鬆的一天,因為上午在英語文學課上,欣怡辯駁書中某個觀點,得到老師認同,而且當天只有4節課,這意味著她可以午睡片刻。
  他們走的是一條非主流的升學之路———上國際班備戰洋高考,出國留學。統計顯示,去年全國共有43萬人選擇了出國留學,其中,有23萬是高中畢業生。
  “學生有這樣的需求,學校只是提供一個平臺而已。”不少學校負責人談到辦國際班的初衷時,都有一些數據:粗略估算,華師附中高中部(非國際部)每屆約500名學生中,出國留學的學生在30人左右;省實驗中學中,出國留學的約占1/5;而在廣雅中學,近3年來每年都有50-60人出國。而從2012年起,廣州市教育局對高中畢業班的評價標準有新突破,學生出國留學,學校可獲得加分。
  記者統計發現,廣州有近20所中學開設國際班,包括排名前十的示範性高中。繼2005年華附AP班興辦後,執信、六中、廣大附中等也跟上潮流,而省實、廣雅、廣鐵一中也在今年開設了國際班。
  面對社會對國際班是否占用公用資源的爭議,以及教育部清理違規國際班的消息,市教育局表態,鼓勵各校開設國際課程。
  在新一輪出國潮中,國際班的學生,要麼被貼上“富二代”標簽,要麼被予以“牛人”稱號,要麼被戲稱為“小白鼠”。因為他們必須適應一個新體系,才能攀上那株“常青藤”。
  在廣州市內的高中學校,身價昂貴的國際班到底學什麼,哪些人在讀?出路如何?南都記者在市內5所中學,分別為華師附中、廣雅中學、廣鐵一中、廣州市廣外附設外國語學校和黃岡中學廣州分校,針對這5校一共發放了208份問卷,回收有效問卷195份。
  學生成績多在中上 八成壓力大
  對於出國留學,或許部分市民會有這樣的印象:在國內讀不下去的學生才會想著出國,只要有錢,出國留學是件很簡單的事情。其實,這樣的想法已經落後了。
  目前就讀國際班的學生大多成績中上,甚至有些是優等生。“今年,華附國際班A P班的招錄比例是8:1,競爭還是挺激烈的,這些學生的中考分數都在730分以上,比華附普通班的分數線還高。”華附前校長吳穎民表示。
  在課程方面,國際班一般分為國內課程和國外課程。國外課程以全英文教學為主,涵蓋了經濟、物理化、政史等。談到對國際班的學習感受,78.6%的學生會感到比普通班大,課程難度較大。
  “與國內高考相比最大的不同在於,這種壓力是我們自己選擇的,也是我們自己想做的。”一名讀A P班的女生告訴南都記者,教材中有一本1000多頁的全英文經濟學,為了適應英文讀物,同學們都自發自習到深夜。“剛開始一看到教材就想哭。我們的班主任是‘海歸’,他能理解這種感覺,幫我們慢慢適應,漸漸自己就能讀懂了。”
  一年學費10萬 有家長節衣縮食
  根據南都記者統計,目前在廣州地區中學開辦國際班的學校接近20所。公辦學校中有華師附中、廣州一中、廣州外國語學校、廣州大學附屬中學、執信中學、廣雅中學等;民辦中學開辦國際課程班的有:華美中加高中、香江中學、廣外外校、北大附中廣州實驗學校、黃岡中學廣州學校等。
  這些國際班多採用小班教學,每班不超過30名學生,學費也不菲,少則一年7.5萬元,多則一年10 .8萬元,加上外方教材費、學雜費等,這近20所學校國際班一年的收費平均要近10萬元。而普通高中,一年的學費大概也才2000元左右,國際班的收費是普通班的50倍。
  然而,捨得教育投資的家長、眼界開闊的“95後”、火爆的中介市場、競爭激烈的國內就業環境,諸多因素讓出國留學漸漸走入尋常百姓家。
  南都記者對195個學生家庭年收入的調查發現,100萬元以上的占20 .4%,20萬元以下的占15.8%,20萬—30萬元的占23.4%,30萬—50萬元的占16.4%,50萬—70萬元的占10 .2%,70萬—90萬元的占13.8%。
  國際班學生父母所從事的職業也相對廣泛。13.8%是企事業單位員工,8 .7%是知識分子、教師,10 .7%為公務員,10 .8%為國企高層,25.1%為個體戶,17.9%為私營業主,其他行業的占12.8%。
  在廣雅中學國際班開學儀式上,一位家長告訴記者,自己是工薪一族,廣雅的國際班是9 .8萬元一年,儘管費用高昂,但“只要孩子有本事考到國外去,這筆錢還是湊得起來的”。這名家長認為,孩子兼具不同教育背景,未來就業應該更有優勢。
  而在越秀區某街道居委會工作的嚴女士,兩年前孩子上了國際班,“從此,我們一家開始了節衣縮食的生活。”嚴女士告訴記者,她和先生都是政府基層單位工作人員,兩人月薪加起來大概1.5萬元,另有一套房子放租,月租2500元。孩子將來留學需要上百萬的費用,“以前先生還跟三五好友隔三差五地出去喝個小酒,現在基本就宅在家裡,每天中午我在單位飯堂多打一份飯,留著晚上和他一起吃。”
  七成學生有過游學經歷
  “我選擇,因為我瞭解。”華師附中國際部高二學生小劉告訴記者,初中時她參加了一次游學活動,在美國一所學校待了一個星期。她形容這段經歷:美妙、驚訝、大開眼界。“你沒想到,在這所美國中學里,體育課竟然是主課,即使是平均氣溫只有五六攝氏度,美國學生依舊會穿上短衣短褲來鍛煉。”
  小劉游學時正值美國學生考試前夕,但是極少看到學生埋頭苦讀。尤其令她驚訝的是,美國女生特別能幹,烤制麵包、熨燙、整理等家務活樣樣在行。“而自己除了死讀書,別的什麼都不會,父母出差在外,我還得死皮賴臉地住到同學家去,享受同學父母的照顧。太廢了!”
  而記者在195名國際班學生的調查中,有高達七成學生表示曾經有過國外的留學旅游經歷。其中,有過1次國外游學經歷的占23.4%,2次的占19.4%,3次的占11.8%,4次的占8.2%,5次及以上的占16.4%。
  國際班學生的身後,有著知識跟閱歷同樣豐富的父母。
  五成家長擁有本科及以上學歷,不乏有留學經歷者。調查顯示:學生父母受教育程度分別為,中學(中專)及以下學歷的占26.5%,大專學歷的占20 .4%,本科學歷的占36.7%,研究生學歷的占10 .9%,博士學歷的占5.4%。
  賬本
  去美國讀大學 至少先準備160萬元
  洋高考的前景看起來美好,但出國留學背後是巨大的資金投入。
  首先,單算國際班學費,一年10萬元,三年就是30萬元,如果第三年交換到國外學習,三年總共需要40萬。
  其次,申請國外名校,自然少不了托福、SA T等考試,高昂的考試費、培訓費不容忽視。比如托福考一次需要1500元左右,而SA T在內地沒有考點,離廣州最近的考點在香港。據香港媒體統計,2008年10月至今,內地赴港參加SA T的人數每年都在3萬以上。以SA T為例,從廣州到香港的來回交通費大約500元。每逢SA T考試前夕,香港考點附近酒店的價格普漲40%左右,住一夜大約要1500元人民幣,再加上吃飯等雜費,一次考試最少要花3000元。有時香港的考點報不上名,滿員了,考生就得飛去另一臨近點新加坡參加SA T考試,花費就得上萬了。SA T一年可以考6次,考生可憑較好的一次成績申請大學,所以,一般想留學的高中生至少會參加兩次托福和SA T考試。以此推算,學生人均花在托福、SA T上就要1萬—1.5萬元左右。
  此外,目前SA T課程“一對一”培訓的價格是在600元-800元/課時,考生如果想衝擊SA T 2200分(申請美國名校的基本分數線),往往會選擇培訓80至100個課時,培訓費6萬元以上。即使選擇較為便宜的小班授課,也要2萬元左右。
  最後,我們再來算算在美國讀大學的費用。學生申請國外名校能拿到全獎的畢竟還是少數,如何沒有獎學金,在美國一年學費和生活費一般在30萬元人民幣左右,4年就是120萬元。粗略估計,一個家庭要有至少160萬元“專項資金”才有底氣去美國讀大學。
  個案
  送女兒出國的錢 也就是半套房子
  冼女士的女兒在某示範性高中的“國際班”讀高二,高一的學費、食宿費等加起來,一共是11.5萬元;考托福一次的報名費是1000餘元,兩年裡已經考了三次;寒暑假參加國內傳統文化考察、美國高校考察,花了約5萬元。算下來,孩子一年花了十六七萬元。
  “明年的花銷還要大些,預計三次赴香港考SA T,估計也得一兩萬元吧。如有可能,高三也許有大半年的時間會待在國外,也要幾十萬。”冼女士表示雖然投入有點“失控”,但自己早年在東圃買下一套小兩房,用來放租,現在價格已經翻了十幾倍,“送女兒出國的錢,也就是半套房子。”
  素描
  1小皇帝包場開音樂會做公益
  小劉 高二學生 小劉在一所學校國際部讀高二,從入學起,他就打算從SA T考起,向國外名校邁進。但很快他就發現,SA T成績只是敲門磚之一,要想被名校錄取還得有社會活動成績。
  小劉是學生活動的積極分子,競選學生會主席、組織晚會、參加支教,忙得不亦樂乎。“老實說,如果是在普通班,我做這些事純粹是個人喜好,但是到了國際班,我會時刻想著‘積累文書素材’。”小劉不好意思地說,要想被美國頂尖名校錄取,除學習優秀外,至少要在下述兩個方面“能力超凡”:音樂、藝術、社會服務、領導才能及體育運動。此外,申請者有無“高貴的靈魂,獨特的視角,孤傲的雄心”,也是考察的重點。
  “這麼虛的東西,必須要有行動來支撐啊。”小劉說,在N G O工作的媽媽給他支招,你的鋼琴水平達到八級,何不開個人演奏會為山區貧困兒童募集生活費?
  於是,在今年夏天,小劉的個人演奏會開鑼了,“但是我不是名人,哪有本事募款,只是媽媽花了幾萬塊包了一個音樂廳,邀請了一些同學、親朋好友來捧場,順便大家也做點善事。確實也募集了兩三萬,捐給了媽媽所在組織的一個扶貧項目。”小劉說,儘管出發點有些功利,但做善事確實很開心,“已不僅僅是給文書‘錦上添花’,更重要的是對自己內心的一次敲打。”
  2“問題學生”找到了組織
  劉森 華附國際部學生 劉森,是個特別活潑的小伙,16時45分下課後,他就得去校籃球隊訓練,平常周三這個時候,作為吉他手的他會和樂隊排練,“最近太忙了,所以沒有時間排練了,周末要考SA T -2(專科考試),還要複習期末考試,晚上還要和組員討論人文地理課的佈置任務,……壓力很大。”
  “我不屬於老師眼中的好學生,”劉森中考後選擇入讀華附國際部,“國際班的教育體制我能很好地適應。”
  “我的初中是三點一線,飯堂教室教導處,各種老師的辦公室我都去坐過。”劉森毫不隱瞞談起過往,“我是一個非常正義的人,當然有時我處理問題的方式有些過激。”他曾經看不下去同學受深蹲跳的體罰,大聲指責老師不懂教育。
  “高中就再沒有被叫去老師辦公室了,一是我成長了,另一個是這種體制好很多,沒有強制性。”劉森說初中時自己的英語基礎不錯,但因為標新立異,英語作文往往不被看好,而現在卻能拿高分。“老師不會評判你的觀點對或者錯,而是看你能不能通過寫作表達思想。”
  因為音樂、美術、體育表現突出,劉森被破格錄入華附A P課程。“高一要基本學完普通高中三年的數理化,壓力一點不小,勝在題目有趣。”儘管周五晚上要補習物理,周日早晚分別要補習化學和數學,但他還是鉚足了勁,“面對感興趣的東西還學不好,那隻能怨自己。”
  劉森最近一次托福考了90多分(托福滿分是120分),但他打算明年上半年再考一次,“希望能考上100分吧,跨過這個坎就沒問題了。”
  說起目標學校,劉森想去全球排名第一的南加利福尼亞大學學習電影編導專業,“我覺得現在的音樂、影視劇都一樣……我個人更偏向科幻劇,我喜歡能引人思考的東西。”
  3“尖子生”一開始也畏難
  陳欣怡 華附國際部學生“托福我只考了一次,119分。”在華附國際部讀高二的陳欣怡目前正在準備明年一月份的SA T考試。
  陳欣怡是典型的“尖子生”,初中入讀名校,英語、數學、地理成績不俗,在國家級、省級比賽中都屢有斬獲。
  “初三選高中的時候我還是比較猶豫的。”欣怡說,父親希望她在國內念完本科,但她覺得自己被現有的教育模式束縛了。最後她選擇了“風險大一點”的國際班。
  剛進入國際班時,欣怡沒有接觸過全英文的教學,一開始很不適應。“最難的是文科課程”,欣怡說,因為閱讀量大,還要發散思維,寫作表達都是難題,而理科像數字符號都是通用的。
  但是現在,欣怡卻如魚得水“我是一個喜歡創意的人,這裡的課程都是選修制,更利於發揮我的專長”。
  “我父母覺得這條路走得冒險,不像國內高中每一步都設計好了,走下去就有一個比較滿意的結果。”欣怡說,自己將來想去美國上大學。
  鏈接
  洋高考 考什麼
  TOEFL
  音譯“托福”,由美國ET S所研發的的英語能力考試,總分為120分,有效期為2年。申請北美的大學或研究所,大都被要求提供托福成績。
  SAT
  SAT(Scholastic Assessm entTest),學術能力評估測試,就是美國所謂的“高考”。SAT成績是世界各國高中生申請美國名校的重要參考。SAT考試分為兩部分,包括SATI(推理測驗)和SATII(專項測驗)。SATI成績是必須的,如果還有SATII成績,更能增加申請者的競爭力。SATI考核語文、數學和寫作三部分,總分2400。SATII專項考試,有數學、物理、化學、生物、外語等。中國學生一般會選擇數學、物理、化學和生物中的三門來考,因為容易拿高分。
  AP
  AP是AdvancedPlacement(大學預修或先修課程)的縮寫,是由美國大學理事會主辦的全球性統一考試。目前,全球57個國家近5000所大學將AP作為錄取重要依據,包括哈佛、耶魯、牛津、劍橋、哥大等頂尖名校。
  中國高中生報讀美國大學,一般提供高中成績、SAT、托福成績即可。單對申請諸頂尖名校的高中生來說,AP成績就成了一個非強制性的競爭籌碼了。
  AⅡ04-07版
  採寫:南都記者 梁艷燕 實習生 朱亞玲
  攝影:南都記者 馮宙鋒 實習生 劉禹揚
  南都製圖:何欣
  (文中所涉學生均為化名)  (原標題:昂貴國際班 不僅是“富二代”的菜)
創作者介紹

雛菊

ve81vezg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