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心伯
  長期以來,經貿關係始終是中澳關係的主要推動力。中國已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,澳朝野人士均認識到,澳大利亞的經濟繁榮將越來越取決於與中國的經濟關係。隨著中澳自貿區談判進入衝刺階段,中澳經貿關係將躍上新臺階。
  在此背景下,習近平主席即將訪問澳大利亞,是否能提升中澳政治關係,使中澳關係經濟、政治兩個輪子一起轉呢?毋庸諱言,近年來,中澳政治關係發展並不順利。美國推出亞太“再平衡”政策後,澳大利亞積極配合,充當再平衡政策的重要支點。阿博特執政後,不僅繼續深化與美國的安全合作,更大力加強與日本的關係。特別是去年中國宣佈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後,澳大利亞高調反對,美、日、澳三邊同盟隱然成形,而這個同盟的指向就是中國。
  從深層次看,澳大利亞對華政策受到兩大結構性因素的制約。一是美國的亞太戰略,澳大利亞作為美國盟友正在積極配合這一戰略,制衡中國。二是澳大利亞將自身定位為亞太地區的中等強國,為確保和展現其在地區事務中的作用,試圖通過聯合其他本地區主要國家如日本、印度,牽制中國在本地區的影響力。這些結構性因素確立了澳外交政策“親美抑中”的基調,制約著澳中關係的發展。
  另一方面,澳大利亞內部對如何處理澳中、澳美關係有不同聲音。主流意見認為,澳經濟上靠中國,戰略上靠美國,這一現狀最符合澳大利亞的利益,希望不要二選一。一些有識之士反對澳過分偏向美國,擔心不斷加強的澳美安全合作將危及澳中關係,甚至把澳拖入中美衝突。一些分析家強調,中澳也可發展積極的政治與安全關係,包括開展防務交流、反恐合作,在地區和全球治理中成為合作伙伴。
  對中方來說,一方面要認識到,澳大利亞長期以來作為西方社會的一員,特別是美國在亞太的主要同盟,它將繼續追隨美國的亞太政策。另一方面則要看到,澳中經貿關係的發展使得堪培拉不得不註重對華關係。澳大利亞與美國、日本不同,它與中國之間沒有重大的戰略和地緣利益衝突。一般來說,澳不會主動挑戰中國的重大利益,在與美、日的對華協調方面也註意掌握分寸,避免損害澳自身的利益。
  中國不像美國,不會為鞏固霸權拉幫結派,要其他國家選邊站。中國願意結交盡可能多的朋友,發展更多的伙伴關係,這樣中國的國際空間越來越大,與他國的利益紐帶就會越來越長。這一原則同樣適用於澳大利亞。中國應繼續發展中澳經貿關係,這符合雙方利益。同時,要擴大與澳在地區事務中的合作,展示一個崛起的中國在地區事務中作用的積極性、建設性和開放性,減少澳對中國崛起的疑慮。我也應明確向澳方指出,中方不要求澳在中美之間做選擇,澳發展對華關係不必犧牲澳美關係,同樣,澳發展對美關係也不應以犧牲對華關係為代價。澳希望經濟上靠中國,安全上靠美國,這個願望能否實現,要看澳方是否在安全上跟美國跑得太遠,以致損害中國的安全利益。在當下,重要的是澳大利亞在東海和南海爭端中保持客觀、中立的立場,不介入。▲(作者是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雛菊

ve81vezg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